永旺直播

    1. <acronym id="16611"></acronym>
    2. <acronym id="16611"></acronym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"16611"></acronym>
          <code id="16611"></code>

          重要提醒關閉

          查看更多》

          魚水之歡

          作者:綠葉金龜子|發布時間:2019-12-19 20:59:02|字數:4233

          煮菜得會切菜。何峰拿菜刀開始是砍甘蔗,后來又砍竹子做竹筒槍。在家里學切菜,就從簡單的開始,用菜刀把絲瓜水瓜的兩頭削一下,然后用刨子刨皮;切塊還得讓父母來。后來用菜刀切木瓜冬瓜還行,切蘿卜切絲條時,就切到手指了,出一點血;經驗多了,再切就切到指甲上。切姜絲就不是問題了。小時候切肉的機會少,但用來殺魚就常有了,起魚鱗開肚除腸剁尾翅,大的砍成幾塊,魚頭比手掌大的,要切開兩半。再用來殺雞鴨鵝,開雞肚子,拜神用的就比較麻煩。吃的就直接破開,開到胸骨,就是整個胸腹腔剖開。白切雞切塊裝盤,用菜刀切,分解整只雞,腳翅膀先切分出來,脖子也砍斷出來,再全部砍切成小塊。再有大刀砍樹砍竹子,砍蕉樹最好時兩刀就斷,那時已經是小伙子了。

          南方多水就多魚,何峰最開始以為小魚兒是在天上的,每次下大雨過后,田里就滿水了,水里就有很多小魚兒。何峰就以為魚兒在天上的云里生活,會隨著雨水下到田里生活。何峰就覺得天上下雨也下魚。下過雨后,就去田里撿麥穗魚。小小一條不能吃,只能養在瓶子里觀賞。

          有一次田里的灌水渠被草掩蓋住了,等到收割稻谷后才發現水幾乎干涸,塘鲺都沒有地方游動了,有十幾條小手臂粗,魚都被何權何區抓完了,何峰只能看著。錯過一次美味的魚湯。后來何峰常去田里的灌水渠抓小魚,抓到斗魚,小塘鲺,幼鯰魚,小鯽魚,都放在家里的大水缸里養著,斗魚有時抓家里的蒼蠅去喂,有時抓大肚魚喂塘鲺。又去抓魚,在田里的陌路上小跑著,快到小渠洞了,突然被一條大人手臂粗的烏梢蛇甩尾打到腳了,何峰嚇到了,心跳一下子跳到嗓子里,摔倒了,小桶也掉田里。雖然沒看到整條蛇,只看到它一段身,在半身高的水稻里,快速扭動著,遠離何峰。蛇怕人,何峰更怕蛇,這蛇太大了。何峰倒在原地不敢動,確定蛇已經遠離了,聽不到動靜了,才起來去撿回小桶,轉身往家里回。慢慢遠離蛇所在的田地,才敢開始跑,平復自己的心跳。大水缸有時水太混了,何峰也得換換水,這也是一個重活,夠何峰忙活半個下午的。

          想吃魚就得有魚具,何峰只有一個撈網,何區有魚罩,何權何文也有像魚罩一樣的竹筐,就在房屋后的小河捕魚,小河河水被開閘放干了,只剩淹沒腳掌的水,或一些水深一點的坑,父親在河邊原先種西洋菜的圍坑里,看到幾條手掌大的鯽魚,就把水放干了,把魚抓回家,清蒸鯽魚。何峰吃了魚,才知道河干涸了可以抓魚了。第二天何峰就帶著撈網去捕魚,只能看著淺水游動的魚,追著去撈。何區有魚罩可以在深一點的地方打罩,何區很快就抓到魚了,何權何文也很快抓到魚,何峰只能在他們打罩旁邊,等著他們的魚罩驚動水里的魚,看著水面,魚一游動,何峰立馬知道伸手往哪里撈。偶爾撈住幾條就足夠何峰高興的,跟何區他們沒得比,專業工具沒跟上就沒有辦法。抓的累了,大家都有收獲了,就回家殺魚。午飯就有魚肉吃。

          有一次何峰又帶著撈網,跟著大人們去抓魚,九叔等大人都帶上魚罩,何區何文何權也一樣,何江帶著撈網跟著裝魚,幫他父親九叔拿魚,在隔壁村的底寬一米多的引水渠里抓魚。天氣炎熱,在吃過午飯后出發,從引水渠流出河的這邊開始,逆流往上走,大人們用魚罩打,何區他們有魚罩的也一樣,只有何峰跟著把撈網放水里向前撈,一直往前捕魚走了差不多百米,收獲也不少,大人們都有幾斤了,何峰只有幾條魚半斤左右,突然九叔掉隊了,他說下身癢,要看看怎么了。才發現是螞蟥已經爬進尿道里,需要馬上撒尿,還好把螞蟥沖出來了,不然只能去醫院做個小手術了。大家就多注意身體的感覺,及早發現有沒有螞蟥在身上吸血。捕魚繼續,又向前差不多百米,大人們的魚獲有差不多十斤了,覺得可以了,就收起漁具走回家。何峰收獲一斤多的魚,全靠撈住露頭游走的或跳出水面的?;丶覛Ⅳ~,晚飯可以吃魚肉了。

          魚離不開水,何峰就在魚塘里玩水,最初不會游泳,只能在魚塘邊釣蝦。還有大清早的在魚塘邊用撈網撈蝦,蝦為什么在清晨爬上岸邊。慢慢何峰就下水,在魚塘里徒手摸魚,當然少不了,何區何權何文,摸魚就去石頭堆的一道墻那里,長十米寬二十公分高一米,有時全泡在水里,大多時候是水位到墻體一半高,摸魚就在石頭縫里,有一次何文摸了一條水蛇出來,林武也摸過一次。何峰下水多了,不怕水,但還是不會游泳,而何區何文何權甚至林武都會了,何峰有一天只好硬著頭皮去學了,下了水往水淹到胸部的地方去,然后腳一蹬,人借力了,可惜只直向上,身體出水多了一點點再掉回水里,往上蹬沒用??赡茉诎颜麄€人淹沒超過半米左右的深水地方嘗試會有用。何峰知道只有向前蹬,一蹬,身體的確向前游動了一下,可惜沒有掌握住那個浮力,身體就往水里沉了,口鼻淹沒了,就被嗆到了,不小心還喝了幾口魚塘的臟水。何峰又知道了一個蹬力不夠,得馬上借到水里的浮力,蹬完得用手劃水接上才行,才能在水里游動。何峰馬上去試試,一蹬手一劃,哎,就有了狗爬式了,可以游動了。雖然只是狗爬式,但畢竟會游了。何峰就只會狗爬式,之后不斷地去水里練,慢慢掌握浮力,讓身體浮在水里,就會仰泳可以休息。水里的自由泳快速前進。

          學會游泳了,何峰就常去魚塘偷魚了。魚塘被九叔承包了,他放的魚苗,投喂青草。何峰乘著夜色,在何勁房屋的東邊水里摸魚,房屋擋住了視線,何峰就下水在石頭墻體邊摸,專往石頭縫里摸,常常有魚躲在里面,抓到一條一斤左右的鯉魚,就上岸拿衣服,提著魚往家里跑。就大功告成,晚飯又有魚肉吃了。但是常常沒能抓到魚,就當玩了一下水,回家洗澡去。因為魚塘的水比較臟。

          大燕河,更大的水體等著你去征服。何峰開始往大堤跑,大燕河泛濫到河堤邊,水退去后,就留下灘涂了,何峰就與何杰,何區,何權,何文,何河,何江在灘涂玩泥巴,滿身淤泥,還在一些小坡段玩滑滑梯,制造出一段滑梯。玩得不亦樂乎,多得河水的饋贈。之后再沒碰上河水泛濫后的灘涂。河水泛濫到河堤邊,大人們忙著捕魚,這得是專業的撒網,或專業的搬罾網。何區的爺爺就有這兩種專業捕魚工具。何區用搬罾網,爺爺用手拋網。何區架網,一根大竹竿,三米以上,兩根小竹竿兩米左右,十字交叉,網綁好在四端。大竹竿一頭綁好在十字交叉處,網架好了,何區在水溝邊上定一個杠桿支點,把木棍釘進泥土固定好,把網也架設好,網放水下了,水深兩三米,看不見魚的游動,只能隔兩分鐘抬起網,看網里有沒有魚。何區就這樣不斷地抬起落下。魚的收獲也不錯,一上午也能有好幾斤魚。手拋網就不一樣了,何區爺爺在水中的高地站著,或找一個高腳凳放那里坐著,看著水面,見到魚游動時劃出來的波浪,就往那條魚撒網,用網把它罩住。如果是十斤左右的魚還得下水,用手連網帶魚抓住,不能直接收網,網腳兜不住那么大的魚。一兩斤的就可以拉起收網。何峰偶爾去幫何區抬網,手拋網何峰到成大人了還沒學會撒網。

          大燕河涸水期,何峰去游泳,也去看大人們撒網捕魚。在河流淺水區,長二十米寬十米左右,水深半米,水流急速,兩端的深水區肯定有很多魚。大人就在淺水區中間或兩邊守候,等著魚兒順流而下或逆流而上通過淺水區,看到魚游動劃出浪花,也是往那條魚撒網,用網把它罩住。大人們有耐心可以守候一上午,何峰他們小孩子玩水就不到兩小時,河水比較涼快,待久了體力不足,身體熱量也不足,所以每次游泳完都覺得非常餓?;氐郊冶厝皇窍日页缘?。不管是冷飯剩飯還是生花生生番薯,都要吃點。何峰何區林武就在淺水區摸魚,那里有一排木樁,有二十多根,何峰每次來都要先把木樁的底部摸完,經常抓到鯰魚,大的上斤重小的才一兩重。何區他們也知道這個,都爭先恐后地去搶占。魚越來越少了,魚也不藏木樁那里,何峰只好向深水區去摸魚,水深到脖子了,腳碰到魚了,只好潛下去摸。向更深處去潛也有,但魚就很難抓住。河傍邊就有一個深坑,魚都在深水里,潛水下去抓就好,但是去得多;魚也是越來越少。趟過淺水區,到河的支流那去摸魚,有小沙灘,才兩米寬二十米長,入水了就沒有沙底,是泥土,也有深的地方,五米左右的深度,潛下去,水很冰涼。常常碰不上魚。過了小沙灘,還有淺水的沙地,深深淺淺都不過一米多,剛來此地是,魚還比較多,能抓到一兩條鯰魚,再來就很少有魚抓,都是些小魚兒在游。再往前也是差不多,都是沙灘地,往往玩到這里就往回走了。來一次耍一個下午,回家還得找吃的。

          五月天,天氣漸熱,小孩子就喜貪玩水。何峰就與何區,何文,何權,何河,何江一起去大燕河。過了堤壩,走過百米番薯種植地,到河岸雜草叢生??吹胶訉γ嬗袔讉€大人,在河岸高處準備投擲雷管炸藥,何峰他們看著水面突然拱起一個直徑兩米多的水球,爆裂開來,嘭的一聲,震得有點地晃。大人們馬上又往前二十米投擲炸藥,又炸起一個水球爆裂開來。這時所有人都瞪著水面,期待著魚漂浮起來。很快那些大人們就飛撲著跳下水,游向浮起的魚那里。而何峰他們這邊還沒發現有魚漂浮出來,何區等都站在水邊等著魚能浮上水面,何河何江不會游泳,就站到河岸高處觀察尋找魚的蹤跡。過了十分鐘,何權所在最先發現有魚,立馬下水去抓,何區接著也看見魚,也游向魚去;何峰何文發現岸邊有一條兩斤多的草魚,兩人同時跑過去抓住這一條被炸暈的魚,然后扔給何河何江他們收好。何權何區不停地下水,游向河中浮起來的魚,游來回一次才能抓住一條或兩條魚,抓了三四條巴掌大的鯉魚。何峰也游了兩次,在水邊的一條鰱魚沒抓住,河中的草魚更沒抓住,水流加上魚還是能游動,魚沒有完全被炸死。何文也奮力游向河中,只抓到一條林刀魚。那些大人們就豐收了,大大小小的魚不下十斤。

          第一次碰到炸魚,能抓到魚就不錯了。何峰他們抓到魚就高興了,開心地回家,分魚,再回各自家里就有魚肉吃了。

          夏天那時貪玩水,常常到大燕河去游泳,總會遇上炸魚的。有一次水還是比較渾濁,黃河水一般,到對岸只能撐船。何峰他們一到撐船渡口上的二十平竹林,就看到三條五斤重以上的金黃大鯉魚,何峰第一次看見這么大的魚。而且簸箕里還有很多小魚,那些炸魚的大人們豐收了,三十多斤魚,都在竹蔭下乘涼休息。何峰他們看到河水如此渾濁,也沒有下去玩水,只能去找找那些小水潭,看看能不能抓到魚。

          洪水過大時,水淹沒了整個荒地,漫延淹沒了堤壩的三分之二,整條堤壩附近的村子,十幾個村的人都在堤壩上防洪。那時何峰就看到一些漁家的小船,停留在堤壩邊??粗鴿O家人打魚謀生,看到他們總是在抓蚯蚓,特別是地龍,還用來做菜吃。何峰才知道蚯蚓也可以吃的。晚上何峰在堤壩上的大路一直走,走了很遠,也是第一次走那么遠,然后返回,又走了很遠?,F在看可能就一公里多,但那時何峰就覺得很遠,也走累了?;氐降虊蝹让娴膸づ窭锼X。在堤壩上守夜一般,過了五天,洪水總算過去了。帶給何峰很多新的認識。

          舉報

          投推薦票(0)

          投月票(0)

          請先登錄

          您當前沒有推薦票

          推薦票規則

          我要捧場

          本月推薦票

          0

          我的推薦票:0

          我要贈送:
          1

          確定送出

          您當前沒有月票

          投月票規則

          我要捧場

          本月月票

          排名: 距離前一名差距

          當前月票:0(1張月票=2000金幣)

          我要贈送:
          1

          確定送出

          • 紅酒

            200金幣/杯
          • 鉆石

            800金幣/顆
          • 跑車

            2000金幣/輛
          • 別墅

            10000金幣/棟
          • 游艇

            50000金幣/艘
          • 飛機

            100000金幣/架
          數量:
          贈言:

          每累計捧場2000金幣,系統免費贈送此書月票1張,本次捧場此書可得0張月票

          結算:

          0金幣

          原價:0金幣

          升級VIP享更多會員折扣

          捧場

          余額不足 請充值

          取消 充值

          已成功捧場 1

          同時為作者送出1張月票

          感謝您的支持

          關閉

          已成功捧場 1

          同時獲得1張月票

          感謝您的支持

          關閉 投月票

          已成功投出0個月票

          感謝您的參與

          好的
          操作失敗,請重試~

          已成功投出0個推薦票

          感謝您的參與

          好的
          操作失敗,請重試~
          x
          您的賬戶余額:金幣 | 充值 訂閱VIP章節
          《修煉成仙》金幣/千字

          魚水之歡

          4233字/金幣

          您的余額不足,請充值去充值

          x
          您的賬戶余額:金幣 | 充值 訂閱VIP章節
          《修煉成仙》

          金幣購買全本

          章節舉報

          舉報對象

          魚水之歡

          舉報類型

          舉報內容

          0/100

          確定

          寿县| 封开| 文山| 小金| 饶阳| 伊吾| 库车| 马龙| 新洲| 丰宁| 宜宾| 达坂城| 饶平| 神农架| 黄茅洲| 阳山| 武安| 临邑| 涞水| 石河子| 迁西| 贡山| 察隅| 长寿| 象州| 莲塘| 天山大西沟| 徐家汇| 新河| 靖州| 重庆| 和林格尔| 汉沽| 克山| 通什| 延长| 曲阜| 奈曼旗| 呼和浩特| 义县| 汤河口| 武夷山| 宁波| 大荔| 铜川| 太华山| 定州| 麻江| 桂平| 沾益| 黎平| 丹寨| 宜城| 平湖| 龙海| 东平| 澄迈| 博白| 萍乡| 漳浦| 盖州| 拉萨| 乐清| 雅布赖| 铁卜加| 南郑| 南召| 普定| 磐石| 八里罕| 勐腊| 田林| 江川| 北道区| 伊金霍洛旗| 草河口| 临沭| 永修| 百色| 定边| 大柴旦| 焦作| 融安| 梁河| 徐家汇| 衡阳| 江门| 红安| 稷山| 沙县| 集贤| 襄城| 巴中| 白银| 兴文| 泰来| 新巴尔虎右旗| 普洱| 九台| 镇沅| 宜良| 砚山| 永修| 泌阳| 靖江| 乌兰浩特| 固阳| 如东| 阿合奇| 玉环| 富裕| 睢县| 尚志| 绥棱| 东方| 敦化| 长海| 墨江| 含山| 囊谦| 锡林浩特| 寿阳| 孟连| 门源| 辉南| 昭觉| 秦安| 天镇| 郑州| 贺州| 绥中| 兰西| 涞水| 盖州| 佛爷顶| 长乐| 叶县| 鄂托克前旗| 南华| 横峰| 温县| 盘锦| 界首| 千阳| 湘乡| 丰镇| 五台山| 隆尧| 漯河| 建始| 崇仁| 焦作| 琼结| 怀仁| 罗子沟| 枞阳| 从化| 桑植| 酒泉| 黑水| 阿尔山| 乌兰乌苏| 云县| 昌图| 波密| 乐清| 屏山| 茂县| 江津| 石棉| 永泰| 荥阳| 浪卡子| 邻水| 霍尔果斯| 平阴| 北川| 紫阳| 高安| 兰屿| 保康| 修文| 梅河口| 富民| 博罗| 绿春| 郴州| 柘城| 桥口| 全椒| 玛纳斯| 淳安| 郧县| 嘉鱼| 同江| 武陟| 百色| 靖边| 汇川| 武鸣| 楚州| 舒城| 桐城| 满洲里| 盐亭| 邵东| 通许| 乐亭| 勃利| 东阳| 宁晋| 闽清| 塞罕坎| 野牛沟| 沁源| 福州| 柳江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南漳| 铜鼓| 硕龙| 延吉| 凌云| 汾阳| 清河| 朝阳| 永安| 满洲里| 胶州| 萝北| 青岛| 永修| 南涧| 磐石| 福海| 泽库| 京山| 会宁| 宁强| 阿瓦提| 乐平| 安仁| 句容| 乌兰浩特| 紫阳| 融水| 甘谷| 壤塘| 石家庄| 磁县| 沛县| 沿河| 白沙| 常山| 舒城| 南充| 雷山| 务川| 十堰| 加查| 衡水| 乌鞘岭| 赤壁| 隆化| 邵东| 龙口| 东丽| 吴忠| 孤家子| 陆丰| 山阳| 崆峒| 都江堰| 阿勒泰| 德昌| 苍梧| 渝北| 龙江| 临高| 射洪| 夷陵| 南宫| 华坪| 丰顺| 富阳| 托克托| 广南| 定边| 长阳| 珠海| 桦甸|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| 梧州| 伊春| 通辽钱家店| 织金| 资中| 德清| 孟村| 广宁| 华池| 富裕| 尉氏| 宜宾农试站| 阳江| 那仁宝力格| 漠河| 宁强| 德令哈| 琼山| 延寿| 新巴尔虎左旗| 长泰| 陇西| 牟平| 盈江| 荆州| 巴里坤| 聂拉木| 东明| 丹棱| 尚义| 罗定| 伊克乌素| 富县| 姜堰| 弋阳| 乐东| 秀山| 上海| 德庆| 安宁| 五华| 崇仁| 兰考| 新巴尔虎左旗| 库车| 崇左| 奉新| 苏尼特右旗| 岚县| 郫县| 青龙山| 彭州| 建昌| 承德县| 广昌| 盘县| 琼海| 长春| 巴马| 横县| 茶陵| 永泰| 郑州| 雅布赖| 曲周| 长宁| 临邑| 晴隆| 四子王旗| 来安| 金州| 太原北郊| 和平| 香河| 张北| 离石| 尚义| 昌平| 绥棱| 天池| 镇雄| 丽水| 福山| 甘孜| 民丰| 宾川| 绥德| 濉溪| 东宁| 定西| 青田| 宁化| 龙山| 彭泽| 通道| 花溪| 泸定| 苍南| 乌鲁木齐牧试站| 罗城| 桥口| 铁干里克| 安国| 南部| 阳曲| 崇仁| 景东| 珲春